当前位置:首页> 动态分享 >铜人像里藏着修相机的头牌师傅,33年的坚守积累千金不换的口碑
  • WHatplus
  • 铜人像里藏着修相机的头牌师傅,33年的坚守积累千金不换的口碑
  • 发布时间:2021-09-18 15:45:00



  • 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也许,因为你还没有遇见铜人像的高师傅。


    高师傅名叫高功佳,传说中武汉头牌相机维修师。对于他在行业内“师尊”地位的追捧,在各个摄影群里早已蔚然成风。 



    几年前,某名牌数码相机爆发 “黑屏事件”,统一的维修手段是花1000多元换数码板,到了高师傅手上,对价值十几元的小芯片进行格式化处理,就让问题迎刃而解,从此一战成名。


    戏剧性的是,很多同行因为高师傅慷慨分享的“秘笈”狠捞了一笔,他不为所动。几十年来,小作坊隐匿在铜人像旁边一家略显陈旧的照相馆深处,一派大隐于市的超然作风。



    刚走进“美真照相馆”,我还有点发怵,生怕师傅是那种孤高乖张的高人脾性,没想到,人很和善,讲起话来轻声细语,令人如沐春风。同时,修理相机的手势娴熟,行云流水。


    小小的工作台上摆满了工具,最打眼的,是一个灯罩都锈满了的台灯,“工具换了无数批,只有这个台灯,从我做学徒时一直用到现在,有纪念价值。”




    说起学徒时代,还得追溯到84年。那时他还没有专攻相机,学的是电器修理,觉得同行太多,前途渺茫,恰逢一个亲戚在黎黄陂路的国泰修相机,那是武汉唯一一家具有规模的特约维修点。


    看似误打误撞,而今回想起来很有几分注定的意味。高师傅的这位亲戚,朱学礼,便是当年全中国仅有的4名相机维修特级技师之一。高师傅手艺只学了半年,之后他就通过上夜校、以学带练等方法自行摸索,“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真是这样。” 国营企业消泯在时代大潮里,但高功佳出师了。


    ▲ 高师傅眼中武汉现在仅存能修理古董和胶片相机的四个人,就在这张合影里。


    当初也并非宏伟壮志,“平凡小民被生活推着往前走,说不上喜欢,就是个谋生手段,时间长了,才产生了感情。”高师傅坦率地说。



    倒春寒的早晨,店里本该清闲,一边跟我聊天的高师傅一边还在填写快递单,原来,有些外地的顾客直接把相机邮寄过来给他修,修好了再寄回去,其中还有不少人,用着毕恭毕敬的手写信来描述相机的病症。


    “我也不知道名声怎么传到外地去的,但这是一份很大的信任。”


    ▲ 高师傅以前也遇到过瓶颈,都是涉及到人力所不能及的部分,一旦设备和器械配备齐全,也就能够突破了。


    ▲ 一些大牌相机设计有缺陷,高师傅就不再用原装,而是换一些大小一致、性能相同的零件代用,比原装更经久耐用。事实证明,再也没有返修。


    据说,从江汉路一带的影楼照相馆,到光谷的各家公司,相机几乎都是找他修。很多摄影专家、摄影家协会会员也都只认他这块活招牌。基本上,如果你的相机在他手上都修不好,那就是没救了。


    虽说声名煊赫,但价格却一直走“草根”路线,有时公道得会令人意外。他的收费越高,利润越薄。因为涉及到换材料,一换材料,价格就上去了。“我就凭我的技术和经验吧,能不换材料就不换,保持在最低价,不唬顾客。名声比利益重要。”



    目前高师傅手上有两个徒弟, “这一行太枯燥,每天坐十几个小时,现在哪有年轻人静得下这份心”。就连本该作为嫡系传人的儿子也无心于此,“儿子在光谷搞编程,我本意也没打算让他继承,兴趣最重要。”


    ▲ 目前小哥还在高师傅手下学艺,希望他能成为另一个大师。


    “我这个人还蛮晕的,适合做这个,坐得住,脾气好”。看似自谦,实则大实话,修相机是个精细活,要靠耐心。修好之后的结果又没有标准,很容易就陷入到跟顾客的死磕当中。


    有一次,有人拿两个镜头来清霉,其中一个完成得很完美,但另外一个,因为夹层里面有霉,他忙了2、3个小时,仅能做到99%。除非特别细看,才能看见很小很小的点,但完全不影响成像。可顾客就是纠结,他就干脆算了,没有收钱。


    “总会有人对那1%耿耿于怀,你不可能为着这么点事就跟人动干戈,不如不计较。我这样做了,他之后还会来找我。”果然,没隔多久,这位顾客又主动上门了。



    虽说没脾气,但血性不能丢。有极少数顾客,开着豪车过来,趾高气扬地把相机丢给他。他忙碌了大半个小时,对方就以鄙视的态度甩钱到柜台。高师傅心里是忿然的,但不会当面起冲突。唯一的“报复”手段,就是这位顾客下次来的时候,他故意抬高价格,其实已经是一种婉拒了。“与人为善,但尊重是相互的。”



    正说着,一位阿姨和一个大叔进来,一看就是熟门熟路。大叔要清镜头,高师傅一边用棉花蘸酒精,细致地擦洗相机的每一个角落,一边跟大叔传授,怎么注意保养,怎么克服先天设计的缺陷,怎么在夏冬两季擦拭镜头……


    想起在很多影视剧里看过的“职人精神”,所谓职人,掌握着大巧无功的技艺,又秉承着时代罕有的精神,在个人领域里奉献终生。虽然市井中的平平淡淡,很少有如电影一般惊心动魄的情节,但当一个活生生的写照摆在面前,心里依然是沉甸甸的感动。



    末了,来清镜头的大叔开玩笑说:“能不能舆论呼吁一下,为这些小技艺的大师傅们颁个职称和认证之类的,他淡泊名利无所谓,我们旁人可看不过眼。”


    高师傅捣鼓着相机,不好意思地笑了。


    美真照相馆相机维修部

    · 地址:江汉区三民路16号



    文  |  July

    图  |  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