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摄影攻略 >独家采访丨200万的乌鸦照背后,荒木经惟曾如此嘲笑他...
  • 米拍
  • 独家采访丨200万的乌鸦照背后,荒木经惟曾如此嘲笑他...
  • 发布时间:2022-05-28 11:34:21

  • 昨天推送的《一只乌鸦照片,凭什么卖到200万元?》(点击阅读),大家都看了吧。今天为大家送上米拍对深濑昌久的徒弟濑户正人的独家采访


    昨天结束的第四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深濑昌久的作品《鸦》以200万的价格创造了本届博览会的单幅作品价格之最。


    图中戴眼镜手拿烟卷的是濑户正人,他的旁边手托腮者就是深濑昌久。图片由See+画廊提供


    深濑昌久的作品代理机构See+画廊 画儿女士 帮助米拍进行了此次采访。采访中,濑户正人透露出很多围绕深濑昌久细江英公森山大道荒木经惟等那一代日本摄影大师的生活与创作的细节,很多故事首次对外公开.....



    米拍:在你看来深濑昌久那一代的摄影师是怎样的?他们在作品风格和精神气质上和今天年轻摄影师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濑户正人:在日本的摄影历史上最早把西方摄影艺术带进日本的是东松照明,东松的摄影对森山大道深濑昌久荒木经惟的影响非常大,是东松一直扶植他们把摄影发展到今天。与东松照明齐名的是细江英公。在1970年代,他们成立了最早的日本摄影学校——摄影写真工作坊,初衷是希望能把摄影当成工作,可以养家糊口,但这个学校就在东京成立一年后就解体了。当时细江英公是校长,东松照明、森山大道、深濑昌久、荒木经惟也都在这里教学。



    在七十年代左右他们在美国纽约MoMA现代美术馆第一次展出了日本摄影,这也是第一次在海外展示日本摄影。事实上,森山大道、深濑昌久、荒木经惟这三个人的照片当时都卖不出去的,到了80年代以后荒木经惟开始在日本出名,那时他的照片在杂志上每个月都有连载,不管拍什么样的照片,拍什么样的杂志都被抢光了。而深濑昌久那个时候虽然也很有名但是作品没有人买。荒木还曾调侃深濑“你拍的那些东西没人买,还是拍点能卖出去的吧”。



    当时深濑昌久出版的《乌鸦》画册第一版印了1000本,但根本卖不出去。我是他的徒弟,深濑昌久对我说:5000元一本,你买10本吧!我没办法,只能买了10本。现在看来那10本画册可值钱了,现在我还保存了两本没开封的。



    日本老一代的摄影师喜欢拍胶片,像我这一代是在中间,我们的再下一代摄影师喜欢用数码。现在日本摄影界涌现出了好多人,各种想法也出来了。本身我和老一代摄影师的想法就不一样,再加上下一代的想法又不一样,可以说已经非常多元了。



    米拍:你是如何同深濑昌久结识的?深濑对你最大的影响在哪里?


    濑户正人我在摄影学校毕业以后,森山大道把我推荐到一间广告公司。那个广告公司有做广告的,有做杂志的,森山推荐我的是在广告部做摄影。可是我当时想,我是摄影师为什么会让我去拍广告呢?森山就对我讲“如果你只是摄影师是没办法生活的,但是你拍广告会有一定的收入。” 所以当时我就留在了广告部工作,而我的上司就是深濑昌久。当时深濑会参加一些展览,做暗房时我就做他助手。




    后来这间广告公司解散了,解散了以后深濑就没有暗房了。但是我有暗房,因为我家有照相馆,所以深濑就用我们家的暗房来放他自己的作品。后来我在我们画廊把一间展厅改成了暗房,有30平米左右,深濑把他的大放大机搬到在暗房,所以当时森山和深濑的大作品都是在我的暗房里做的



    米拍:在创作以外,深濑昌久在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濑户正人深濑有过好多徒弟,但都是受不了他,都是没多久就跑了。我之所以能与他相处下来,可能是因为我们两家都是开照相馆出身,有很多共同点。


    深濑昌久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他的妻子洋子同样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深濑说:她是一匹谁也驾驭不了的野马,但深濑就喜欢这样的个性。深濑的性格很难被琢磨。



    洋子是一个公司的职员,白天规规矩矩上班,但回到他们的二人世界却变成完全不同的一个人,她是一个非常疯狂的模特。但他们两个人经常打架,所以最后不得不分手。


    深濑与任何人在一起都不会长久的,只有我二三十年一直陪在他左右,虽然没住到一起,但是每天都要见面,只有我能忍受。



    米拍:你所了解的深濑昌久和细江英公、森山大道共事期间有什么样的故事吗?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


    濑户正人当年在Workshop写真学校,荒木经惟、森山大道和深濑昌久都是老师,但深濑昌久学生是最少的,可能就是因为他是个非常个性的人吧。



    米拍:跟我们谈谈深濑大师那一次在酒馆摔倒的过程吧。


    濑户正人深濑昌久拍乌鸦的时候刚刚和洋子离婚,虽然事务所在东京,但他的老家在北海道。他在北海道的垃圾场看到有很多的乌鸦。摄影者拍摄的东西是他自己内心的反射,深濑说乌鸦就是他自己。晚上拍这些乌鸦的时候,洗出来的胶片多半什么也看不见,怎么洗胶片上面的东西都显现不出来,一般来讲10-20度的水温在十分钟左右就会显影,但是深濑拍的照片20分钟也不显影,最后他把水温加到30度,底片几乎要化掉了。一般人来看这个胶卷就是废掉的也不可能显影的,可是深濑却坚持自己,洗完以后他拿放大镜看了以后说:“这不已经有了嘛!” 大家看到这么美的东西,都惊呆了。



    深濑最后一次拍完乌鸦从北海道回来的那天晚上我们没在一起喝酒,就是那一次他摔下了楼梯。这个叫“南海”的小酒馆我们经常一起去,那里的楼梯很陡,每次喝完酒我都走在前面,为了怕他摔下去,因为之前他已经在这个楼梯上摔下来过两次。开始的时候酒馆的楼梯没有扶手,深濑摔下来两次后,老板娘给装上了扶手。



    事实上深濑在摔下来的半年之前脑子里都有些混乱,我一直不明白他当时为什么脑子已经错乱了。后来我在整理深濑的遗物的时候,看到了一只万宝龙的笔,那笔很贵要十几万,发票还在里面。他买这个笔做什么?没有用呀! 我就给万宝龙公司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人已经没了,但是这支笔是新的。他去世后,我发现他账户里面只有十万日元,正常的话不会买这么贵的笔,所以我想他的脑子已经混乱了。



    深濑脑子混乱以后,跟我说要在法国买别墅,要真正在那里住,当时我不清楚具体情况,我推算是不是他的作品在外面卖了不少,但当我整理他的遗物,打开他的抽屉发现里面就有十万日元时,我想他的脑子是真的混乱了。



    我整理深濑遗物时,发现他的相机里还有一卷没有拍摄完的胶卷,冲洗出来才发现里面有他拍的最后一张乌鸦。深濑拍摄的所有乌鸦作品都是横幅的,只有这最后一幅是竖幅的,画面上是一只乌鸦落在电线杆上,那应该就是他的心境吧。



    米拍:能否围绕这次博览会展出的那张《鸦》谈谈它的故事?半年的暗房工作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濑户正人这次展出的大幅《鸦》是1986年细江英公、森山大道、荒木经惟和深濑昌久在MoMA做的一个联展《Black Sun》中的那一幅。策展人希望深濑用大尺寸的《鸦》参展。为此,他做了整整半年的暗房,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我给他送茶时,他也根本不理我,我在内心有些害怕他,他真是一个很怪的人。


    深濑昌久与刚刚制作完成的展览作品的合影,左边的那幅拍得是他父亲刚刚火化完以后剩下的头骨。图片由See+画廊提供


    直到有一天他把参展的照片都做好了,并且与那些照片拍了一张合影,然后说:一起喝一杯去吧!到了我们常去的那家小酒馆,他要了一瓶啤酒,自斟自饮,一个多小时后,他发现我的杯子还空着,才说:你也喝吧!



    这幅作品是在MoMA的那次展览后,第一次面世,它的品相非常完美,并且有深濑昌久在照片的背面的亲笔签字。




    .......


    深濑摔伤后,南海小酒馆的老板娘吉田“封存”了小酒馆的样子,那瓶深濑没喝完的酒已经落满了灰尘,2017年6月濑户跟老板娘要了来留作纪念。当年深濑自己在墙上贴的鸦还依稀可辨……


    贴在酒吧的这幅照片里依次是:深濑昌久,东松照明,森山大道,下面的是濑户正人。


    当年深濑自己在墙上贴的鸦还依稀可辨……


    酒架上挂着的鸦……



    深濑喝剩下一半的那瓶酒



    ......




    深濑昌久,日本著名摄影师。1934年出生于日本北海道。其代表作包括《鸦》、《游戏》、《洋子》、《父亲的记忆》、《家族》等。1992年,深濑昌久因酒醉不慎由阶梯摔落,脑部重伤,丧失了语言与记忆能力。2012年6月9日,深濑昌久因脑出血去世。




    濑户正人,日本著名摄影师。1953年出生于泰国乌隆。21回木村伊兵卫写真奖得主,先后5次担任木村伊兵卫写真奖评委。





    [ 推荐阅读 ]

    点击阅读一只乌鸦照片,凭什么卖到20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