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摄影技术交流社

今天,我和你随意聊聊懦弱?

楼主:晨雨浥尘 时间:2020-10-17 12:57:30


谈谈懦弱


让我们



-

01

-

“你真的觉得自己做得足够了吗?”

我是一个很不服输的人,如果输给了我的竞争对手,或是我的假想敌,我就会一个人生闷气。

尤其是小学三年级学了国际象棋之后,每次和一个五年级的学长下棋,我都会一败涂地。

我现在还记得他一遍玩着手里的黑象,一遍看着棋盘上我仅有的白王和白后,一遍吊儿郎当地和我说:“啊呀呀呀呀,一般我不剃女孩子光头,女孩子剃光头,多少难看啊。”

下棋的时候,只剩下一个王,被叫做“剃光头”。

每次我都不服气:“还没下到最后,你别乱说!你怎么知道最后不是和棋?”

每一次,我都会只剩下白王或者黑王,偶尔会有一局“长将和”。

我每次都很不服气,但又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哭,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到黑板前面画画,趁着大家看着学长车轮战的时候,偷偷把眼泪擦掉。

他有一次看到了,对我说:“技不如人下输了,有什么好哭的。输不起的话,就不要来下棋了。”

“我当然不是输不起,我不是认输了吗!”

“认输了你还哭什么?你看你自己棋下的不好,输给我是不是应该的?既然是应该的,又有什么好哭的?”

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最后和我做了一个约定:“这样,你好好练习,等你到初中了,我们再来一盘。你要是真的下的够好,就不怕我比你多学两年。”

不过,就算后来我考进了实验,和他一个初中,我们也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后来那个学长毕业了,身边也再没有可以剃我光头的人。

有一次和老师下棋,我执白子,节节败退。

结束之后,我向老师抱怨:“我喜欢下黑子,平时都练得黑子,白子下不惯。”

老师当时就瞟了我一眼:“你要是真的下的好,管他黑子白子呢,别找借口。”

然后我慢慢意识到,很多时候,是我自己在给自己找借口。

一样的上课和练习,比不过就是比不过。

因为只要问问自己:“你真的觉得自己平时做的够好了吗?”

我就会有点心虚。

当我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是的。我问心无愧”,我的别扭就会加倍。

后来高中的时候,阿强在高三动员会上说:“有些同学良心很坏的,自己平时不好好学习,高考之前就想考清华北大,自己平时成绩不好,怪这怪那,清华北大那么好考啊?那些认真学习的同学比你做得好,凭什么你就要考得上?你想考清华北大,先想想看自己有没有做到考上清华北大应该做的事情。”

就像《怦然心动》里Bryce Loski问自己的那句话一样:

Am I a coward, too?

当我把一些失败的原因首先归咎于外在的事物的时候,回过神来,都觉得自己头上“懦夫”的名号闪闪发亮。

这种小小的心虚,现在也会在我的生活里出现。

当然啦,有些东西是人力无法改变的,就像打牌一样,再好的牌技也要有一副好牌才行。

所以“懦夫”的判断,只能对己,不可判人。

就像生活里不同阶级不同职业的人,他们或许是由于自己的不努力,或许是因为外部条件所限而形成了他们的现状,又或许在我们看来平庸甚至不屑一顾的生活状态,已经是他们改变自己命运的最好出路。

都说校园是一个微缩版的社会,但在象牙塔里的我们,连这冰山一角都没有看全。

隐藏在冰山下的,被有意无意忽略的黑暗的角落,若有若无的细碎光影,我们可能永远都见不得。

在没有真的深入了解之前,我选择尽量沉默。

在热度过去之后,我希望继续追寻。

虽然知道世界是有联系的,但有时候我觉得世界是割裂的。

很多人,很多事

我看不到。

我听不到。

我们的面前和身后,已经有一道深深的鸿沟。

绮靡锦绣下盖着什么,我不知道。

题外话时间

太久没有写东西,感觉自己手钝了不少,不管怎么样,写写小小的粗浅的杂谈还是要坚持。很多事情太复杂,扑朔迷离,已经看不清楚背后的似有似无的真相。


最近在看《上帝与黄金——英国、美国与现代世界的形成》,它的视角很新颖,从宗教的角度来分析近现代的欧美历史进程,但这本书里有大量的和宗教相关的东西,不得不说,中世纪的宗教宣扬的一些内容让我觉得有些恐怖。


新买了一本手账本,再加上之前跟着视频学了一点点彩铅手绘,希望自己可以坚持下来做手账。也希望自己的绘画水平可以进步进步,不要再像小学生简笔画那样了,不然真担心上小学的小外甥女画画比我好看多了呀。


以及最近想吃鱼实在是想得紧,以前也没有那么喜欢吃鱼,现在一吃不到又开始想了。<。)#)))≦ 

真想吃家里的饭呀。


买了一个小小的紫砂炖锅,暑假里可以开始慢慢尝试炖汤和羹喝。


以及最后,谢谢你们还在看。







5分钟做的二维码,还真是不好看啊(但是都已经做了,就抱着愧疚又丢脸的心态放着吧,以后的每一次推送都想试着做一个新的二维码,就像设计海报那样。这一次的二维码背景图是用一副小的马赛克拼贴加上了一个万花筒滤镜效果再进行图层叠加出来的,非常偷懒。最近突然喜欢上了波普艺术和立体主义画,希望有一天也能看懂那副蓝白两色高价拍卖的画作。絮絮叨叨又说了这么多,我们过几天再见呀。再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