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摄影技术交流社

【光明网评论员】被踩头发农妇之死,是集体行为所致

楼主:光明网 时间:2020-10-20 14:56:06

  光明网评论员:在死亡两周后,讨薪农妇周秀云的名字终于开始出现在了公共讨论中。


  12月13日,这位普通的河南农妇因在山西太原一工地讨薪,在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后非正常死亡。24日,她的外甥晋新锋将此事通过网络媒体曝光,一则“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的图片消息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引发关注。随后,有更多专业媒体还原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倒逼之下,太原市检察院、太原市公安局先后在官网上发布通告,将周秀云之死定性为非正常死亡,对“踩头发”民警王文军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如果不是流传在网上的视频和图片让人们看到了匪夷所思的暴行和侮辱,如果不是此事产生了难以封堵的舆论影响,一位无名农妇之死很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梳理新闻信息可见,周秀云死亡后,“相关部门十几天也不立案,却一味要求做尸检”,“死者亲属先后3次到山西省政府和省委大门前‘申冤’,称‘被人跟踪’限制打车”,“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的一名人士曾带着律师找到家属,提出对周秀云赔偿54万元”,意欲私了。此外,还另有有名有姓的派出所民警站出来“辟谣”,称踩头发照片是故意误导,是“断章取义”。种种迹象都表明,涉事公安部门对于处理这种派出所内的“意外死亡”手法非常娴熟,集体分工、环环相扣,似有常年形成的默契和经验。


  按常识推测,假使不是有这种集体规则做后盾,普通民警王文军哪来的底气在公共场合殴打一个公民,并毫无顾忌、气定神闲的踩在对方的头发上?涉事派出所又怎么敢以如此轻率、玩忽的态度处理周秀云死亡一事?这里面,明显有一种“死了个农民工又何妨”的淡定,更有一种“事情闹不大”底气。


  从这个角度讲,如果现有报道消息确实,殴打周秀云并致其死亡,不是王文军的个人行为,而是职务行为、集体行为。这主要体现在,事前,无有其他在场民警或派出所负责人制止王文军殴打周秀云的行为(且另有多名民警参与了对其他讨薪民工的殴打),也没有人对明显已经奄奄一息的周秀云及时施救;事后,涉事的龙城派出所及其所属单位小店分局明显开展了为王文军“善后”的工作,压事儿平事儿、企图花钱私了。在舆论力量介入之前,整个系统未显示出任何以法律定是非的规则,也未展现出丝毫自我纠错的迹象。


  谁参与殴打了周秀云和其他同行的农民工?谁代表小店分局私了此事、谁在跟踪死者家属的上访?公众需要知道他们的名字。一个用来说理的地方因何出现伤天害理的暴行?一个讲法的地方因何只见违法、辱法?公众有理由追问原因。执法部门视法如无物,弃法如敝履,依法治国必受层层阻碍。所谓法治,是不是应该先“法治”一下这种该讲理却难讲理、该讲法却不讲法的部门呢?(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这里是光明网微信(微信号:光明网或gmw_001),喜欢的话就点击右上方按钮分享给朋友吧!(如果右上方没有显示分享按钮,请下载最新版微信客户端)

更多信息请下载云端读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