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摄影技术交流社

儿子战死了,女婿随即奔赴前线:对越作战时期的老革命与烈士子女

楼主:看北朝 时间:2020-08-15 13:11:36

一、刘光、刘明烈士

刘光、刘明烈士分别是云南省军区保山分区原司令员、一级战斗英雄刘斌的长子和幼子。刘斌参加过解放战争,随部队南下后一直在云南工作,先后担任文山军分区和保山军分区司令员等职,全家6口人全部上过前线。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发起后,刘斌与夫人王昌群、长子刘光同时参战,战后三人均荣立三等功。

1981年,时已任副连长的刘光在中越边境执行侦察任务时不幸触雷牺牲。刘斌得知长子牺牲的消息后,悲痛之余又将小儿子刘明送到了部队。

1983年底,已任14军40师118团2营5连班长的刘明服役期已满。此时,老山前线中越之间剑拔弩张。军区考虑刘斌已有一个儿子牺牲,准备让刘明复员或者调到分区机关。刘斌得知后坚决反对,坚持要刘明延长服役期限。

时任5连连长丛辉考虑到刘明家中的现实情况,也向刘明建议将他转任饮事班班长,并假意强调了一番战争期间饮事班的重要性。一向脾气温和的刘明一反常态,怒气冲冲地对丛辉说:“把我调整到炊事班就因为我是司令员的儿子吗!?我不去!我不是孬种!老子要上前线!”

1984年4月28日,收复老山之战打响。战斗结束后,刘明因率尖刀班在战中表现出色被火线提为排长。转入防御后,刘明奉命防御24号高地。 7月12日,越军对老山正面我军各阵地发起师规模反扑。在24号阵地,刘明所部连续打退越军从排级至营级规模的多次冲锋。7月13日,越军集中炮火对我军各阵地进行猛烈射击。刘明把战友们让进坑道深处避炮后,自己坚持守在坑道口处观察敌情。一发炮弹刚好落在坑道口处爆炸,刘明当场壮烈牺牲。其时,刘斌二女儿刘丰参加火线救护队、二女婿陈加勇亦在前线。

刘明牺牲后,女婿张继公再次应刘斌要求奔赴前线……所谓满门忠烈,不外如此。

2010年3月20日,刘斌司令员因病医治无效,于云南昆明逝世,享年86岁。

二、姜利民烈士

姜利民烈士,41军121师362团7连3排排长。姜利民的父亲姜永锡曾任362团团长,后任新疆军区五七干校政委。

1978年底,121师奉中央军委和广州军区命令进驻广西中越边境,准备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在战前进行干部调整时,姜利民被调到团轮训队负责维护、修建战术训练场,这是一项临时性的辅助工作。此时,组织部门正给姜利民办理转业,相关手续基本已完成。姜永锡得知后表示我的儿子不能当“逃兵”,要求姜利民延期转业。姜利民也一心要求参战,先后三次向营、团申请,两次直接找团首长表决心。最后团里批准了姜利民的请求,将其调任7连3排长,随队参战。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正式打响。362团担任师先头主攻团,在边境莫隆地区撕开口子,为全师越境向敌纵深穿插开辟通道。7连为尖刀连,奉命配属82无坐力炮1门、重机枪3挺、火焰喷射器2具,利用夜暗歼灭据守楠同地区之敌,打开口子,保障师主力出境穿插。

楠同地区位于中越边境121号界碑南侧,正面宽2公里,纵深2公里半。其北部有一个大石山耸立在中越边境上,瞰制着此处必经的弄替隘山口。从121号界碑有一条小路经楠同通向纵深的那嘎,沿途被楠同山垭口和朗伟、菲咬地区无名高地所瞰制。121师若要顺利越境穿插,就必须控制楠同一带诸要点。防守楠同地区的越军为通农县独立营第1连的2个加强排,在楠同及其东南侧山垭口,朗伟和菲咬附近无名高地均部署了兵力、火器。在各阵地上构筑有堑壕、掩蔽部和明暗火力点,并以交通壕相连接,组织多层交叉火力,形成了支撑点式环形防御。

根据楠同地区的地形、敌情,7连连长蒙登兵和指导员王振海决心一次展开全部兵力,利用夜暗秘密接敌,力争以奇袭手段迅速歼灭该地区之敌。

战斗打响后,担任主攻的1排迅速前进,勇猛攻歼了楠同及山垭口之敌。2排也歼灭了朗伟及其北侧无名高地之敌。与此同时,姜利民率领3排绕过越军埋设的地雷、竹签和两个哨所,秘密插入敌后,切断了菲咬守敌的退路,并在2排协同下夺取重要制高点菲咬东侧无名高地。

7连副指导员李永成带领2排打下朗伟后,迅速进至菲咬前沿。按照战前的约定,李永成让通信员用红布蒙住手电,向东侧无名高地方向闪了三下。姜利民观察到后,也让战士同样用手电回闪了三下,表示一切就位。随即李永成便带领2排摸了过来。当他们刚接近菲咬东侧无名高地前沿,就遭到山上越军暗火力点的猛烈射击。3排这边的姜利民见状,立即和2排长苏华海指挥全排展开,向无名高地守敌发起攻击。

不久,姜利民和李永成等人会合。这二人都是干部子弟,也是相识多年的好朋友。战前姜利民主动要求调到7连来参战,还令李永成非常感动。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2排在无名高地西侧、西北侧展开,3排在无名高地东侧、东南侧展开,对守敌进行向心攻击。同时进行了干部分工,并组织了火力组和爆破组。

无名高地上的越军凭借隐蔽的6个暗堡火力点顽强抵抗,机枪火力非常猛,攻击进行得很不顺利,加强7连的营重机枪排长牺牲,另有几名战士负伤。李永成随即调整部署,命令各排采取逐点逐段攻击的战术向上推进。在指挥位置上的姜利民自告奋勇担任爆破组长,带着7班副班长林润来和一名新战士就冲了上去。在机枪掩护下,姜利民用集束手榴弹连续炸毁了2个暗堡。

此时,剩余的暗堡火力点开始集火射击。因为手榴弹都已用光,姜利民令林润来和新战士留在原地监视敌人,自己沿着交通壕跑回指挥阵地。李永成见他安全回来了,非常高兴,要姜利民留在指挥阵地负责指挥,自己上去爆破。姜利民则坚持要上。二人正在激烈争论时,2排长苏华海主动请战,带着冲锋枪和手榴弹就冲了上去。李永成、姜利民没拉住苏华海,只好组织火力压制敌人。但苏华海在向一个敌暗堡接近过程中,胸部中弹牺牲。

姜利民和李永成见状怒不可遏,又要争着去炸敌暗堡。姜利民认为他已经炸了两个暗堡了,熟悉地形,战斗还需要李永成统筹指挥。说完姜利民便从一名战士手中拿过一根爆破筒,沿着交通壕向前运动。姜利民很快用爆破筒将一个暗堡炸毁。随后,姜利民沿着交通壕跑回来,准备再取爆破器材继续爆破。就在他跑回李永成身边时,不幸右后背连续中弹,当场牺牲。

战后,7连被广州军区授予“夜老虎连”荣誉称号;姜利民烈士被追记一等功,并被中央军委授予“爆破英雄”荣誉称号。在他留下的遗物中,有一台“海鸥”牌照相机和三个胶卷。那是他托父亲姜永锡买的,为的是在转业前给全连、全排照相,让大家都留下难忘的军旅记忆。


注: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阅读原文,了解详情,请登录北朝论坛。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