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摄影攻略 >水形物语
  • 荆州文创
  • 水形物语
  • 发布时间:2022-06-21 11:11:36

  • 《水形物语》


    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 Guillermo del Toro,代表作品有《环太平洋》《魔鬼银爪》《刀锋战士Ⅱ》《潘神的迷宫》



    获奖情况:第 90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最佳原创配乐


    剧情简介:

    故事发生在 1963 年,时值冷战期间,哑女艾丽莎(莎莉·霍金斯 Sally Hawkins 饰)在政府实验室里工作,是一名清洁女工。艾丽莎一直都在沉默中过着形单影只的生活,全部的朋友就只有房东老头和同事塞尔达。




    实验室里拉响了高度戒备的警报,一个神秘的装满了水的罐子被送了进来,艾丽莎震惊地发现,罐子里关着一个半人半鱼的怪异生物,科学家想要在它身上提炼出能够制造生物武器的物质。不过奇妙地事情发生了,艾尔莎和怪物之间竟然产生了感情。



    看点:

    先抛开在冷酷世界寻找梦幻感情的剧情,《水形物语》把一份温柔的情感融化在了每一帧里,水鸭绿的色彩,带来内心宁静的视觉效果。


    影片的另一大元素就是我们的男主——这位充满克苏鲁气质的怪物啦,有人说它是怪物,也有人称这个角色为边缘人。



    其实怪物出现在导演 Guillermo del Toro 的作品里已经不新鲜了,在他执导过的每一部电影里都有怪物元素。


    2004 年他拍摄《地狱男爵》时,演员道格·琼斯在收工时看到导演独自跪倒在电影中鱼人模型的脚下痛哭,「你是多么美丽,多么伟大的生物,而我则只是一个胖子」!这……



    也许正是因为 Guillermo del Toro 热爱怪物的癖好,《水形物语》才会把怪物与人的情感呈现得如此细腻。


    说到男主水怪,大家也不陌生了,扮演者是 Guillermo del Toro 导演的御用怪物扮演者道格·琼斯。




    在电影设定里,水怪鱼人是一个充满灵性的生物,身高 192cm,在亚马逊河流被居民当做神来崇拜、修长而匀称、肌肉线条紧实、五官深邃……



    为了创作这个角色,设计团队花了九个多月的时间来创作,他们用陶土做成鱼人的模型,用刀刻画出肌肉、骨骼、鱼鳍的线条,伤疤、褶皱、凸起的静脉、毛细孔都可以看得到。



    道格·琼斯每天都得花几个小时化妆,把这套像潜水服的道具穿在身上。




    导演亲自涂颜料


    利用 UV 光涂料来实现鱼人身上的发光效果


    为了流露真情实感,平常你看到的是真实的特效化妆:眨眼、皱眉、撇嘴,这些微小动作能够在冷冰冰的水怪身上体现情感的温度。




    童话故事+暴力元素+浪漫恋爱+水怪设计,《水形物语》实至名归,导演 Guillermo del Toro 充满坏趣味的怪兽审美品味终于引起了大众的共鸣。



    从这些设计细节来看,总感觉奥斯卡欠了《水形物语》一个设计大奖……



    国内上映的“泳衣”版。




    1. 荒诞的暗黑奇幻世界


    托罗呈现给大家的就是一部黑童话式的爱情故事,情欲,暗黑,荒诞,美丽交织出的幻想。影片缘起导演吉尔莫·托罗六岁那年观看《黑湖妖谭》,当朱莉·亚当斯扮演的角色在水面游泳时,怪兽在水下相随左右。托罗觉得,那就是爱情!46年后,导演终于完成了他的故事,圆了小时候的梦。




     

    2. 精巧的细节机关

     

    视觉上来讲, 影片在许多场景中都大量使用钢蓝色和墨绿色的色调,配合用于勾勒出人物的面孔的打光,来营造一种赏心悦目的氛围。托罗在影片中将“水”元素对画面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频繁出现的水流,除呼应母题,有时甚至起转场作用。配合摄影师罗斯特辛的运镜,呈现出行云流水的顺滑感。



    无论是流水、雨水、池水、雾气,在托罗手中像帽子戏法似的,幻化出不同的魔幻形态。除了水下人鱼交合的戏份之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艾丽莎在车上用手指挑弄窗外水珠的“魔术”。


    摄影师在处理这一幕镜头的时候,玩了一个小把戏,在阿莱Alexa XT摄影机+蔡司Master Prime镜头后还加装上扩散滤波器,去除了滤镜耀斑,用镜头耀斑来配合水珠以及倒映的霓虹灯,模糊成一个用指尖与水珠漫步的梦幻镜头。



    通过“水”的表达,可以说填补了因女主角“失语”造成的情绪表达空缺。莎莉·霍金斯塑造的艾丽莎像是一个,从默片中直接“带出来”的角色。导演的初衷其实是想用胶片拍一部黑白的《水形物语》,从这个设想来看,有如“默片”的女主设定就变得顺理成章。



    当然,角色的成功主要还是归功于演员的表现力。剧中的几位重要角色的扮演者都贡献出不俗的演技。影片在如何配合演员的表演,呈现出角色高度渲染力等方面下足苦功。单就艾丽莎一角的塑造上,还是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3. 流水般律动流畅的运镜

     

    两年前,当丹麦摄影师丹·罗斯特辛第一次读到电影《水形物语》的剧本时,他对这个拍摄计划毫无头绪。如何成功为这样一个暗黑爱情童话故事捕捉情欲和流水感,我想奥斯卡的摄影提名已经给出肯定。



    罗斯特辛在访问中说,整部影片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主镜头或是特写镜头,不停运动的镜头会让看的人有种浮动感。



    甫一开场的超现实感水下公寓,女主角安静地漂浮在房间之中,为了捕捉水中环境的特质,罗斯特辛用摄影机稳定器移动镜头,模仿水中缓慢而平稳的漫步。


    “我们首先用烟雾填满整个片场,然后用电影投影仪作为主要光源,通过投影的变化来表现光束在水中的动感。拍摄时莎莉·霍金斯使用威亚悬在半空,看起来像漂浮。其余琐碎的物品像椅子之类的是通过后期制作添加上去的。”



    在《水形物语》中唯一保留的黑白片段,就是幻想中的艾丽莎与人鱼翩翩起舞。两人坐在墨绿色的公寓场景中面对面用餐,摄影师用追光打在艾丽莎身上,似乎世界变成了她的世界。而后,艾丽莎站起来与人鱼起舞,并在同一时间,画面从彩色变成黑白。



    整个幻想场景都是彩色拍摄的,只是在后期做了调色处理。这么处理的用意是,使其比电影的其他部分更突显经典感,用跟镜随起舞的两人在黑色背景中移动,显得更有律动感。

     

    4. 配乐的点睛一笔

     

    最后,必须要提的一个人是亚历山大·德斯普拉,音乐从舒缓的法国摇篮曲到流行经典的欢快,例如上世纪40年代的“You’ll Never Know”,将观众带入托罗的幻想世界。


    亚历山大·德斯普拉


    亚历山大为艾丽莎作的主题音乐,是一首像露珠一样酣然的华尔兹。在开端的五分钟里,艾莉莎开始了一天的日常:煮鸡蛋,泡(zi)澡(wei),设计时器,上班。音乐用长笛、口琴、口哨声、中提琴、钢琴演奏的华尔兹,既有轻盈的跳动也甜美的希望。



    艾丽莎的主题音乐很大程度上服帖于人物性格发展,女主角不能说话,只能用手语。优美的旋律让我们更容易认识到这个天真、坚强、善良的主人公。


    每一个乐器都传达了她美好个性的不同一面。主和旋和次和弦之间回旋优美的空间,下把位的弦乐展示她的力量,管乐器演奏的三连音旋律,用来表现一个温暖而善良的灵魂。



    运送人鱼离开实验室的一幕,几乎是全片节奏最为紧张的时刻。与其他配乐部分不同, 这部分出现了一段更现代的乐曲创作,一个强烈的节奏基调, 完全服帖于影片的节奏。

     

    亚历山大·德斯普拉的最大力量,是用音乐贯穿整部影片,创造一个个让人难忘的时刻。影片最后用钢琴柔和的音色演奏出宁静旋律, 为电影注上漂亮的休止符。当影片结束时,柔和的旋律传达了比语言更广阔的表达空间。

     

    5. 遗憾和不足


    影片《水形物语》让人觉得遗憾的是剧作上的单薄,配角们的人物塑造明显不够丰满,同事泽尔达、画家吉尔斯以及实验生物人鱼等角色扁平化的处理,显得生硬,说服力不足。



    另外, 。无论是所谓的冷战中美苏对抗,还是对于社会少数群体的微弱关注,包括种族问题、LGBT等,都没有有机地融入到主线故事,只剩下功能性的作用,反而在整体冲突中分散观众注意力,主干外多余的细枝末节。

     


    在这一点上,《水形物语》明显不如托罗以往的作品主题集中、有力。《潘神的迷宫》将战争的野蛮行径与女孩的黑暗想象结合在一起, 从现实世界中,幻想出一个平行的奇幻国度,两个世界,现实与幻想旋转交织无分彼此。



    而在《水形物语》中,明显地可以看到,这个奇幻暗黑的爱情故事和故事中的背景毫不相干。

     

    不俗的配乐,精致的镜头,值得嘉许的演员表现,但1+1最后却小于2。似乎影片没有能力在艺术作品与电影工业产品间找到适当的平衡。也许托罗对于《水形物语》的野心超过了创作团队的能力范围。这种雄心,严格来说,并没有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预期。


    作者| 卖瓜人;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骑屋顶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