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手法分析 >宿松名吏、清朝一品大员段光清,曾被咸丰皇帝召见五次
  • 宿松论坛
  • 宿松名吏、清朝一品大员段光清,曾被咸丰皇帝召见五次
  • 发布时间:2022-06-21 16:52:12

  •   段光清(1798-1878),字明俊,号镜湖, 宿松县仙田庄段家老屋人。少有大志,勤学好问, 道光十五年举于乡,二十四年,又以大挑一等,用为知县,发往浙江,历任建德、慈溪、江山等县知县达八年之久,后任宁波府知府,补西防同知,盛誉播及各省。咸丰四年,升为杭嘉湖兵备道,调补宁绍台兵备道。咸丰八年,升浙江按察使,晋封吏部左侍郎、光禄大夫(一品)。同治四年,复任杭嘉湖兵备道,至时锐意兴修,使此处居民世受其泽,人称“青天”。光绪四年(1878年)七月二日在家病逝,享年八十岁,葬仙田庄王家屋南山之阳,李鸿章为他写了墓志铭,著有《镜湖自撰年谱》问世。

    鬼平定骚乱


      段光清(1798—1878),字明俊,号镜湖,宿松县仙田庄段家老屋人,曾官至清咸丰年间吏部左侍郎、光禄大夫(一品),因其精明能干,善断疑案而被时人称颂为“段青天”。

      据《安徽省志》记载,段光清少有大志,颇负勤学好问之名。初以举人大挑,任建德县知县,后历任浙江慈溪、海盐、江山、鄞县知县、宁波知府、宁绍台道台、浙江盐运使、按察使等。

      清咸丰二年(1852年),浙江鄞县官府因催粮事激起民变,乡民与盐盗一齐冲入城中抢劫,焚烧了县衙。后经浙江巡抚派兵万人到宁波缉捕,又因官兵侵犯而引起羊庙之变,使20余名官员被打死,捕兵亦被打死数百人,吓得官兵星夜逃回省城。

      段光清任职鄞县后,立即采取减粮价、清盐界、安民心等策略,促使民变首领周祥千投案自首。段光清一面上报,因为当初臬、运两宪就是来抓周祥千的。同时,明告周祥千,此案太大,不是本地能够解决,但你能投案自首,情有可原,我们会特别说明,或许会减轻你的刑罚,又密告臬、运两宪,不要速办周祥千,因为尚有石山衕的张潮青、俞能贵依然在摇旗煽众,必须予以分化之。 周祥千一走,罪不罚众,而老百姓也交了粮,“粮案”算是消停了。

      要收服石山衕,须得策反李芝英,因为李芝英是张、俞的“军师”。于是,秘密联络李芝英,同意给他免罪。段光清在任慈溪县令时就已与李芝英相识,在孤身入石山衕时又有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因此很快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同时,段光清开始勘定盐界,让盐民安下心来。这时,李芝英开始“卧床不起”,张、俞前去探病,商量出路。李芝英言道:“盐界已定,人心已安,谁还会跟着我们跟官府作对?我也只能像周祥千一样,投案自首了!”两人知道已经事不可为,恨声道:“我们中了段光清这些狗官的计了!”

      眼见大势已去,镇海孝廉也逃回去了。

      张潮青、俞能贵潜逃了一阵,不久也落网了。

      最终,周祥千和张、俞两人成了这一事件的承罪人,被上面判以斩首示众。老百姓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请求免于示众。于是,段光清让地保一并埋了。就这样未动一兵一饷,很快就平定了事变。当地人们都称他为“段青天”


    巧捉内鬼

      段光清从官过程中善断奇案,颇受人们推崇。一次,福建总督府签押房中失窃700锭银子,由于段光清为人正派,不会阿谀奉承,新任总督对他很是反感,于是借机要求其限期破案。

      段光清承诺:“多则10天,少则6天,下官保证将盗贼缉拿归案。不过请大人答应三件事:第一请准许本县差役守卫总督衙门四周;第二,凡从大人衙门口出入者,一律准由卑职派人检查;第三,卑职来见大人,不论何时何地,望勿拒绝。”总督一一答应,段光清立即回县衙部署。

      段光清回到县署,幕僚们纷纷议论:“老爷您这办法恐怕不行,到时候逮不住窃贼如何交差?”段光清只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立即传集署中吏差到堂,命令他们立即前往总督公署,在督署四周日夜巡逻,勿稍懈怠。段光清随后又命干练衙役前往总督公署二道门口,按一天两人一班分班把守此门。如发现有行走缓慢、摇摆、身上似藏有重物者,立即上报,但不必搜身。接着,段光清又命几名衙役分头前往城中所有的银号、钱店侦查,如发现有人持某某式样、某某印记、某某重量的元丝银锭前往兑换的,连人带银一并扣押,送来县署惩办。

      随后,段光清接二连三求见总督,有时一天跑上好几趟,总督碍于先前承诺,也不便拒绝。可段光清觐见总督后却又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公署内前后左右看个遍即告辞,总督感觉莫名其妙,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段光清以后几日都是如此。这样过了三四天,搞得总督日不能理卷,夜不能安寝,叫苦不迭。终于,他生气地找来段光清,埋怨道:“你这是干什么?这么一天天跑来跑去,也不怕麻烦?你到底能不能破案?”段光清也不作答,只是叩头,唯唯答应而去。

      第六日一早,段光清带着衙役和刑具,直奔总督府。正逢总督想出巡,仆役前呼后拥走至门口。段光清上前行礼后便说:“案子已破。”总督大喜问:“窃贼何在?”段光清指着总督身边的一个随从,厉声道:“他就是盗贼!快给我拿下!”总督见此乃他心腹之人,大惊道:“有何证据?”

      段光清并不答话,只是领众人来到督府中的花厅,里面有一张床。段光清令人将床抬走,只见床下有一堆松土,挖开一看,里面果真藏着一大包银锭,一数只有200锭。段光清严斥被捕者:“如不从实交代,必将用刑严惩!“对方惶恐之下,只得供出其余500锭银子的藏匿地点。

      总督钦佩地问段光清:“你是怎么破此案的?”段光清笑道:“签押房是机要重地,只有内贼才有机会行窃。可此地吏员仆役甚多,何人作案难以判断,故向您提出三条请求,盗贼心虚,一定急于了解我的行踪及破案情况。我来求见,他必定设法窥听。不出所料,我每次来总见该人悄然窥视窃听,如果不心虚,何必如此呢?但是,所失之银藏于何处,我还不知,便在府中到处观察。一次走过那间花厅,无意发现里面床被人移动过,再一注意,又见那仆役的眼神也时常盯着床处。于是,我断定这儿可能便是藏赃之处。”由此,一桩案件被段光清出奇招破获


    智捕逃犯

      光清在渐任期长,且政绩斐然,得益于他的为官之道:平易近民,遇事留心,注重调查,善于分析判断……处理察情,颇有料事如神的能耐,人们称他为段神仙或段清官。加上他博识多见,记忆力强,与人只见一面,便终身不忘。有一次,他乘舆出武林门,忽指路旁一人,叫随从及时抓住,并对其人说:“你不就是十年前某县某案,遇赦释放后又作案犯罪,至今尚未捕获的海盗么?”经审讯果是此人。

            又一次,有一解犯寄仁和县监狱,深夜,此犯越狱潜逃,仁和县令惊惶失措,即刻前来向光清求计,入见后跪泣不起。光清问:“何事如此惶恐?”仁和县令如实以告。光清沉思良久说:“你可速往离城二十里的某村某人家,该犯正在剃头,当可就获,但时间很紧,不必回县衙,可传我处差役,与尔同往,并将轿子换成轻骑较为迅速可靠。”

            仁和县令听从其言,天未明时赶到某村某人家,果得此犯,而且正在理发未完。仁和县令回城后问光清:“何以能预知若此,莫非真有神仙之术么?”光清告诉道:“没什么异术,只不过遇事留心而已。以前该犯解到本臬时,我详核其卷册,故意拖延四载,料其家产荡尽,然而发现其衣履整洁,面色红润,身体还发了胖,问其原因,犯言其妻父某人住某村,衣食均由他赠给。因此,预料该犯这次潜逃,必先至其岳父家更衣理发,然后远盾,这是情理之常事,故能知之。”象这样神出鬼没的破案事例,段光清的一生,屡见不鲜,他专门写了一本传记,叫《镜湖自撰年谱》,记述了许多这方面的趣闻。


    平易近民

      咸丰四年(1854年),光清升为杭嘉湖兵备道,调补宁绍台兵备道。是地位于浙东沿海之滨,华夷杂居,一向难治。当时正值太平军攻克上海之后,奉化县洪诗贤也闻风而起,,义军人数达数万之多,一时府县各城,危如悬卵。

            光清则不动声色,,动情说理,分析形势,陈述利害,,并单骑直入抗拒、滋事的渔户,做了许多细致的工作,平定了又一重大事件,使宁绍境内得以安宁。光清也因此功,于咸丰八年(1858年)升为浙江按察使,晋封吏部左侍郎,光禄大夫(一品)。咸丰九年(1859年),光清奉旨北上,受到咸丰皇帝五次召见,赏赐丰厚而隆重。咸丰问光清:“何以到处称汝为清天?”光清答曰:“臣在州县时,百姓有事经官,无论事之大小,均即刻去见面,为之一言了结,以省拖累,青天之誉,我觉得非常惭愧。”咸丰微笑曰:“这就是平易近民哩!”随即命南书房书写“平易近民”金色御匾赐之。

    来源:网络综合


    广告合作

    18656893344(余)

    18855583006(段)


    \(^o^)/

    晒照片、晒春游、曝光、租房、工作

    搞笑宿松话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