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手法分析 >庆富案烧进蔡办 蔡英文半只脚陷入丑闻?
  • 海峡新干线
  • 庆富案烧进蔡办 蔡英文半只脚陷入丑闻?
  • 发布时间:2020-09-03 12:59:16

  • 14日,因一份长达1小时40分钟的秘密录音文件曝光,让庆富猎雷舰案在台湾延烧了一整天。

    ▲象征台防务工业“自主”的猎雷舰,船型已初现,庆富造船厂承造。

    这份录音文件,不仅透露去年庆富副董事长陈伟志(庆富董事长陈庆男之子)自称急需第三期履约款24亿元新台币,因而找上蔡英文办公室,让本不在台海军当年预算的这笔钱提早进入庆富账户。此外,高雄市海洋局长王端仁也疑似替庆富“量身打造”标案,种种疑点瞬间浮上台面。

    而在秘密录音文件曝光后,也有了新的“实锤”——

    陈伟志14日晚间9点左右现身住家辖区复兴派出所签到,满头大汗的他面对媒体询问“是否密会高雄市海洋局长王端仁”,“可以解释一下录音内容?”都只听不答,自顾自地完成签到手续。

    庆富副董事长陈伟志,图片来自台湾中时电子报;

    而媒体继续追问“有没有去过蔡英文办公室?”原本一直摇头的他,此时却改以“点头回应”,媒体再问去蔡办做了什么?陈伟志则不愿意多做说明。

    在蔡办“陈庆男都不理了,怎么会理儿子”的放话以及台检调侦办的压力下,陈伟志仍选择默认去过蔡办,此举不亚于将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拖入舆论漩涡。对此消息,蔡办发言人林鹤明深夜赶紧发出声明,要求陈伟志向外界说明清楚,所谓他曾在录音带中所说“我去蔡办沟通”的说法,是何时到蔡办?会见了何人?谁承诺拨款?

    看来这下蔡办真急了,如果“乔钱”一事被坐实,不知道蔡英文要掉多少节操。

    然而,就在仅仅一天之后,自清的自清,改口的改口。

    对于陈伟志进入蔡办“沟通”,蔡办发言人林鹤明15日再度强调:陈伟志有责任向外界说明清楚,所谓他曾在录音带中所说“我去蔡办沟通”的说法,是何时到蔡办见了什么人谈拨款?谁又向其承诺拨款?并称蔡办清查过去会客记录,“并没有与陈庆男父子联系,或者会面之记录”。

    与此同时,陈伟志15日也改口说是误会,称自己只是“以前去过蔡办”。对此,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洪孟楷质疑,事关数十亿新台币的预算及防务军备,关键证人是受到什么压力才会在短时间内改口?“满满的‘河蟹味’,是当媒体及全台民众都傻了吗!”

    另一方面,与此案相关的高雄市海洋局长王端仁,也在被爆指导庆富取得兴达港的标租案后,主动请辞获准。高雄市政府14日深夜宣布,王端仁上午面对媒体说明庆富兴达港租地录音爆料事件始末后,即刻主动向高雄市长陈菊提出辞呈,而陈菊在下班跑完行程后也决定准辞。

    王端仁迅速辞官,引发外界疑窦,而他自己给出的说法是:

    “因为担心猎雷舰案船厂如果不设在高雄兴达港,恐遭批评招商不力,身为局长,面子挂不住,因此,想方设法要留住庆富而‘鸡婆’说了不合适的话,反惹一身腥。”

    对此,前马办副秘书长罗智强讽刺说,“北检还要睡到什么时候?”他建议北检可以比照在办马英九泄密案的方式,彻底查查陈家父子打了多少电话给“府方”高层和“院方”高层。

    罗智强指出,王端仁与陈伟志间的官商言谈,已涉嫌计划绑标、围标、泄密、渎职、违法挪用与侵占公款、逾越公务人员法纪等诸多“乱法”行事,且牵涉蔡办、台防务部门、“渔业署”、“农委会”等机关,应该好好查一查。更有台媒评论说,台检方侦办庆富涉嫌诈贷案以来,诸多疑云待解,民众都想知道猎雷舰案的真相,岂料此案竟成了民进党内政治恶斗的工具、高雄市长初选的杀戮战场。

    逆转的庆富案,对绿营来说会是一颗怎样的炸弹?更多精彩点评,敬请收看今晚22:18分播出的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