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手法分析 >小城冬季有雪景
  • 高鹏满座
  • 小城冬季有雪景
  • 发布时间:2020-11-01 06:07:10

  • 得益于微信的普及,从来没有哪年下雪会这么热闹,几乎所有人都在微信群、朋友圈里高谈阔论。我自然不甘心落后,趁此难遇的大雪,带上相机外出拍景。把前两年我拍的小岛雪景照,与今天拍的一并发给大家欣赏。


    附上2016121日我写的一篇日记(日记后有2018年1月25日风雪中登圌山的花絮照噢)


    天气预报这次很准,2016年以来的第一场雪如约而至,我早早起床透过卧室的窗外朝外望去,没有惊喜,但也不失望。路面上没什么积雪,屋顶和车顶上有那么一层稍微有点厚。树枝上谈不上银妆素裹,却也洁白无暇,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我告诉童童外面下雪了,小家伙还不太信,等她爬起来拉开窗帘看到外面的世界后,大声嚷嚷起来:“太好了,太好了!爸爸,我最喜欢下雪了……”。看着她那欢心雀跃可爱的样子,我忍俊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也和现在的她一样,特别期待下雪,下大雪,因为只有大雪才可以带来厚厚的积雪,才可以尽情地打雪仗、堆雪人等等。那些交通不便、农作物受损、气温骤降的问题统统与我们孩子无关,我们只管疯、只管玩。


    记得童年里的一天清晨,奶奶推开瓦屋的大门,外面白茫茫一片,整个田野里全是积雪,鹅毛般的雪花依然从空中纷落而下。我看到自己家的小白狗在雪地里撒欢地跑着跳着,留下一只只像梅花状的脚印。爷爷走过来说,雪是狗的外公,所以它看到雪就开心得不得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么一种说法,长大后上网搜索关键字“雪是狗的外公”,却没有一点相关的信息。可我依然相信爷爷所说,雪就是狗的外公。因为这个说法很童话,还有着它的唯一性。我当然得加油添醋地告诉童童这种说法,等她长大了,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每当看到雪花飞舞,大概也会记得还有这么一个有趣的说法吧。


    03
    年我结婚时下过一场雪,算是比较大的一次,当时我有一台1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拍了很多雪景,遗憾的是后来电脑硬盘发生故障,照片全部丢失,只留下一张胶片拍的——身穿西服、手拎公文包站在雪景里的自己。同一年老家周边全部拆迁,唯一关于这里曾经样子的相片都没有了,每每想起来都异常难过。


    1994
    年的冬天,扬中下过一场罕见的大雪,时值今日我都没有再见过比它更大的雪。这场暴雪造成路面积雪很深,我清楚地记得当我一脚踩下去,雪能轻易淹没脚踝。那天我不能骑自行车上学,只能选择提前步行去学校。母亲为我穿什么鞋发了愁,她说穿长筒雨鞋走路会很冷。此时一道灵光在我脑中闪过,我迫不及待地提出想穿父亲那双很新的长筒皮靴。母亲没有拒绝,她往靴子里垫了厚厚的棉垫,以保证我穿着既不嫌鞋大又很暖和。那天凌晨,外面天色昏暗,气温寒冷,半空中一团团、一簇簇的雪掉落下来,像极了乱舞的棉絮。我和发小两个人走过村庄小路、走过省道、走过沿港道路,足足走了有45公里的路程。我想不起来这一路上的细节,只记得我们一步一步在雪地里走的很艰难,走得满身大汗。不过大家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苦和累,那场大雪给了我们从未有过的兴奋感,那双皮靴也给了我不断向前进的动力。


    后来的
    20多年岁月里,我再也没有穿过长筒皮靴,偶尔在街头看到有男性穿着款式别致的长筒靴,我都会忍不住看上几眼,想起那一年的大雪,想起那一年的亲人们,想起那一年的自己。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热泪盈眶……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永恒并不是指时间上的久远,而是每一个让你一生都在深深回忆的片刻或瞬间。